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后疫情时代的线上拍卖:“千禧一代”逐渐成主

作者:齐赢会    更新时间:2021-04-19 05:48

  正在举行的东家秋季大型线上拍卖会。所有的拍品都经过文物局备案审核,包括明代铜鎏金半跏坐观音、明代建窑兔毫盏等在内的数十件文物艺术品,起拍价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当晚的重磅拍品清代康熙五彩龙纹碗,为康熙时期宫廷大婚时候定制,底部落款“大清康熙年制”,最终以100万元落槌。

  受全球疫情的影响,今年的文物艺术品拍卖会呈现出线下冷清、线天时间里,本次由艺术品电商平台东家APP举办的秋拍设置了300多个直播专场,截至9月25日共吸引百万人次观看,20余万人参与竞拍,总成交额5389万,同比增长73%。

  “这件绣工是纳纱绣,十字绣的鼻祖,红色的蝙蝠就是洪福齐天的意思。”负责这场在线拍卖的周佺正通过直播介绍拍品的来历。他是东家APP商家运营经理,今年29岁,也是圈内小有名气的金银器藏家。

  周佺表示,平台选择的拍品,更多的是可以使用或者可以装饰的艺术品为主,相对这些拍品的客单价也比较偏低,一般在十万以内,一些优质藏品也可以达到百万。“电商平台里面我们的用户的专业度相对于专业的拍卖公司没有那么强,但是我们的用户的活跃度,以及他们对拍品的接受度会更高一些。”

  几年前,周佺从长沙来到杭州,租下了一个文创园里的毛坯房,经过一番打造后用于艺术品的陈设。这里也是本次线上拍卖的直播场地。汉彩绘木马、唐三彩盖罐、东宋代湖田窑素胎瓷塑……周佺如数家珍地向我们展示他这些年收藏的艺术品。“收藏是个累积的过程。今年是第10年,我觉得前面的7年我都是在蓄力。”周佺说自己的这些藏品从几百块到几千到几万,几十万甚至过百万,就是这样在10年里一点点积累下来的。

  2010年,周佺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进入当时的湖南商学院金融专业学习。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从工地上捡到了一些旧瓷片,而后被一位收藏爱好者出300元买下。自此,他就入了收藏的“坑”。之后的几年,他几乎每天泡在长沙清水塘古玩市场,学习古玩鉴赏的专业知识。

  “我以前是体育特长生,真的是不学无术,除了踢球没有其他的。”周佺笑言,自从玩了古董艺术品之后,自己开始热爱看书,从艺术品方面的书衍生到一些文学方面的书。而此前,自己从没有看书的习惯。入圈金器收藏后,他几乎买来所有与金银器相关的书籍和图录,很多书已经绝版。

  如今,除了日常开销,周佺把大部分收入都投入到了艺术品收藏和保护当中。经过几年的积累,他已经攒下了一批高古瓷器和中古金银器。疫情期间,他以80万购得一件拍卖成交价为120万的明代中晚期的金盏托玉碗。他得意地看着这件新的“战利品”调侃到,“是不是很高贵,很土豪?”

  周佺目前供职于东家,这家主营匠人手作的电商平台,目前注册用户中消费超百万元的VIP用户近万人。在获得文物拍卖许可证后,公司设立了古董艺术品自营拍卖,并与国内十余家拍卖行合作,成立线上拍卖联盟。征集的拍品包括国际一线拍卖公司的优质藏品,与头部匠人的高货重器。

  “这是一个大的线上化的过程,也是一个在线新经济的浪潮。”东家APP创始人、董事长朱见山表示,在新的用户、新的场景,新的技术的推动之下,应该有新的一种拍卖的成交方式,有了新的拍卖成交方式的时候,就会有新的用户的介入。“线上拍卖的用户参与度越来越高的时候,拍品也越来越丰富,两头都在增长的时候,就形成了一个很好的良性发展态势。”

  在此次秋拍中,35周岁以下的年轻藏家同比增长超过30%。通过引入全新的线上客群,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也迎来了一股新鲜的活力。朱见山介绍,平台对用户进行调研以后发现,基本上70后到90后是网购主力军,但是90后的比例现在慢慢放大,已经超过了50%。“原来那个拍场都是老年人在拍,很老气,很贵气,他觉得有距离感。互联网让他触手可及,让他的距离很近。”

  9月底,上海得佳趣拍卖公司举行了一场“月月拍”,现场来的客人并不多,但网上竞价却很激烈。拍卖会的举办方是去年成立的一家小型拍卖公司,拍品以明清瓷器为主。年初疫情暴发,公司一度陷入困境,公司负责人曾想到通过抵押房产来维持公司运营。

  “去年为了筹备今年春拍的时候,已经征集了很多的拍品在库房里。你不拍的话对提供拍品的这些委托方你也没法交代,日常的经营也发生很大的困难。”公司总经理沈晓东说,“这个时候必须杀出一条血路。”

  沈晓东想到了网络竞拍,用户可以通过微信小程序预览拍品信息,参与竞拍,没想到用户接受度很高,效果出奇地好。除了自营的小程序,公司还加入了东家的大拍联盟,几家小型拍卖机构抱团取暖,度过了疫情的寒冬。

  通过这次网络拍卖,沈晓东发现,平台上80%以上的客群都是此前不认识的,沟通交流下来以后,发现他们都不是这个从事于古玩行业、艺术品行业的,大多数是45岁以下的私营业主、企业白领。用户参与竞拍的价格也要高于专业行家出的价格。这些不同于以往的新鲜客群,让沈晓东倍感欣慰。

  26岁的黄子潇是沈晓东的忘年交,两人相识多年。黄子潇在艺术品收藏圈内小有名气。他从高中起就在海外求学,曾在伦敦大学攻读艺术史,在美国芝加哥博物馆和佳士得拍卖行也有过工作与学习经历。正因如此,年纪轻轻的他,已然是“拍场老手”。

  “随着我对这个拍卖行业越来越认知,以及这个对这个物品越来越认知,其实后面这种激情澎湃,反而减低了。”黄子潇说,“到了网络拍卖的时候,它又给了我一种新的激情澎湃的感觉。”

  黄子潇因为收藏喜爱上了历史,并开始了广泛的阅读与专业学习。在浙江衢州的家中,与收藏相关的中英文专业图书超过千册,古籍善本碑帖图录等摆满了几个书房,成箱的书籍堆到了客厅的角落,甚至于所有的图书都按照索引编号以便于查找。

  对于特别钟爱的藏品,黄子潇会放在家中欣赏把玩,而多数藏品目前则存放在保税区的仓库中。采访过程中,他向我们展示了几件他钟爱的藏品,包括浅野侯爵旧藏的元代任仁发的《饰马图》,以及宋代与清代的玉犬。还有一件元代的瑞兽镂空雕花玉牌,是黄子潇颇为得意的一件“战利品”,它曾出现在2018年9月佳士得拍卖图录的封面。

  当时在拍场,黄子潇看到实物,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因为这件玉器他曾在一本重要的著录上见过。“我就打电话给家里,叫爸妈帮我把这个著录给翻出来,然后一查当真是这件东西,所以说在拍场毅然决然地把它举了下来。”事后证明,这的确是一件极其珍贵的元代玉器,文物价值远超估值。

  事实上,文物艺术品的线上拍卖已经发展了多年,但一直不温不火。受疫情的影响,今年或许可以被称作文物艺术品的“网拍元年”。英国一家艺术金融研究咨询公司Art Tactic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艺术拍卖总额同比下降49%,而网上销售额却增长了5倍。

  在此背景下,上海市政府办公厅出台了《上海市促进在线年截止目前,上海市文物局共审批文物拍卖申报408个专场,其中网络文物拍卖346场,占比高达85%,且多次出现高价位拍品。

  国庆长假前,上海市文物局文物处牵头,上海市文物市场审核专家团队来到上海嘉禾拍卖公司进行文物拍卖标的审核。这些年终大拍的拍品中,包括茅盾的著作手稿、吴湖帆的日记和诗稿,齐白石、徐悲鸿、陆俨少、潘天寿的画作等,届时也将采用线上线下“同步拍”的形式进行拍卖。上海嘉禾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董勇介绍,线上拍卖采用无理由退货,参考了网络购物的退货机制。“拍品的图片,每一个细部,小到一枚印章,都放得很大。”

  疫情期间,嘉禾的线上拍卖推出了“每周一拍”,传统书画搭配奢侈品或潮玩专场,并且试水网上大额拍卖。今年4月的“海派薪火”海上书画名家专场,56件拍品总成交额高达946万元,三件拍品突破百万,创造了嘉禾网拍五期以来的最高纪录。而每周举办的线上拍卖,也得到了上海市文物局快速审核的支持。

  “每一件拍品你要有合法来源,要有明晰的物权证明。”上海市文物局文物处副处长胡巍表示,上海市文物局全力支持上海文物拍卖企业转型升级,打响网络拍卖品牌,发挥“一网通办”便捷服务优势提高审批效率,全程网络化办理文物拍卖的申请。“原本20个工作日给予行政审批的通知。上海现在基本做到了在7天以内把审核行政许可的批准书给到企业。”与此同时,近90%的网络拍卖平台和拍卖公司表示,线上拍卖带来了藏家群体的变化。

  国际机构希斯科斯(Hiscox)“2019年线上艺术市场报告”指出,79%的藏家参加过网拍,年消费超过10万美元的藏家中有47%有过网购经历。“85后”乃至“90后”正逐渐成为线上艺术品消费的主力。

  周佺一直佩戴着他钟爱的古代金饰,他的理想是成为一名策展人,举办与宋代美学相关的展览,展示宋朝的文化生活情趣。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收藏已经变成了一种亲近历史的生活方式。“我不会把它放在锦盒里面,关在柜子里面,等着很多年之后它升值,这样的事情我不会去干,这可能是现在年轻一代的藏家和老一辈不一样的点。”

  而黄子潇则在继续他的求学之路,他希望未来自己能成为学术型藏家。“我收藏的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能够去证经补史。把历史缺失的那一块把它给填补上,更好地去了解我们中国的文化与中国的历史。”

齐赢会
上一篇:华西证券--顺络电子:一季度淡季不淡 全年经营     下一篇:素胎罗汉形神备石湾大师出顺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