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一家珠三角制造业企业的转身

作者:齐赢会    更新时间:2021-03-15 09:54

  2月下旬,记者跟夏强联系时,他正在逐个给供应商打电话,评估供应链不畅可能给企业带来的影响,那时国外疫情还没有大规模爆发,他很乐观:“情况还好。”两个月后的4月下旬,当再次与他谈起企业、订单的情况时,他语气轻松,依旧乐观:“我们找到了保饭碗的新业务。”

  夏强是东莞一家以生产陶瓷柱塞、陶瓷泵阀、陶瓷拉伸模具等陶瓷精密部件为主的制造业企业老板。这家企业有一百多名员工,年产值四千万左右。根据工信部、国家统计局、发改委等部门印发的中小企业划型标准规定,属于典型的中小微型企业。

  这家企业生产的产品中医疗器械类精密部件占一成,其余全部为传统类部件,出口内销各占一半,国外订单主要来自德语区。3月中旬,德国疫情大规模爆发,为遏制疫情蔓延,3月23日,德国出台严格管控措施。受此影响,国外订单锐减一半。在国内,受汽车马达厂、模具厂等下游客户业绩的“拖累”,国内订单保守估计下降40%。

  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系列报告披露的数据,2018年末,我国共有中小微企业法人单位1807万家,为超过2.3亿人提供就业机会,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这些中小微企业中,与夏强企业性质相同的民营企业占比为84.4%。

  疫情之下,这个庞大的企业群体不可避免的成为受影响较大的群体,面临较大的生存压力和发展困难。

  2月18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费和实施企业缓缴住房公积金政策,以减轻疫情对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影响。随后,各地相继出台一系列针对中小企业的帮扶措施。

  尽管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帮扶作用,但各地的帮扶措施无法解决所有问题。

  3月,在国外订单不可控,国内业务下滑,原本的生产计划被打乱等各种问题显现时,夏强和其他一些企业老板一样,开始思考可能自救的方法。“不能老是希望政府来救你,要想办法自己救自己,特别是我们这种中小企业。”夏强说。

  夏强的企业坐落于东莞东部常平镇黄泥塘工业区,地处广深经济走廊中段。在京九铁路沿线多个县区中,常平镇名列前茅,素有“京九第一镇”之誉。

  工业区的部分建筑是早年建好的农民房,受疫情影响,附近的小商店、小饭店开门的极少,与往常相比,这条典型的充满市井与工业氛围的东莞工业区道路少了些许烟火气。街道因正在实施的雨污分流工程而显得杂乱而拥挤。

  厂区里面,办公楼、厂房、宿舍、食堂俱全。周六,车间仍在成产,拉材料的货车进进出出。“这里面装的就是生产压电陶瓷片的原材料。”夏强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压电陶瓷就是他们找到的新业务。这种陶瓷片是生产压电陶瓷超声波换能器的材料,而压电陶瓷超声波换能器则是目前市面上非常紧缺的口罩机部件——超声波焊接机的核心部件。“3月初,我每天都在思考下一步怎么办,思考了一周,没有找到答案。后来在一个周六的上午,到我弟弟办公室喝咖啡,他提到很多口罩机厂的人找他,问他做不做压电陶瓷。听完这句话,我立马就有灵感了。”

  夏强口中“咖啡的灵感”便是分出部分产线,生产以前未涉及的压电陶瓷。

  2月份开始,口罩机上找不到替代品的零部件成为市场上的抢手货。一位长期从事压电陶瓷行业的业内人士向记者描述了市场的火爆:“五一后,我这每天5000片的压电陶瓷片产能全被大客户包了。凡是现货,好坏都没讨价还价试用一说,用现金拿走。我在这行业干了20年研究,没见过这么火,没想到压电这些原来特苦逼的行业迎来了春天。”“我们一直做的是结构陶瓷,有机器、有人才,只需要转个身就能保饭碗的事情,为什么不做。”决定生产新品前,夏强给从事相关行业的朋友打了电话咨询,了解到压电陶瓷行业是一个很窄的行业,想扩产很难,产业链从前端到后端涉及到机器、设备、人员、环保等多方面的东西,只要疫情能维持3个月以上,就能做。

  很快,夏强通过公司顾问找到了可以合作的对象。一周内,他与苏州一家公司签了合约,由苏州公司提供生产压电陶瓷片的成熟方案、原材料,自己负责生产。“现在也不用去思考4、5、6三个月要怎么办了,口罩机上的这个东西只要生产出来不用去开拓就有市场,供不应求,保饭碗没问题的。”夏强说。

  除了压电陶瓷,夏强还了解到N95口罩机上的另一个关键部件——刀齿一体滚轴也是非常稀缺的。在东莞机械协会的牵线下,他与本地一家企业成为合作伙伴,由对方提供图纸方案,自己来生产。

  目前,公司生产的压电陶瓷已经出货,每天产量1000片左右。刀齿一体滚轴还在技术磨合时期,产能每天4个。这是夏强企业一半的产能。

  公司还未复工时,夏强就准备好了现金。“我那时候算现金流,我们至少能撑到明年春节。”3月初,夏强召集公司管理层人员开了应急会议,预测了疫情结束的三种可能时间,并根据预测做了三套预案。“第一个预测是6月份结束,第二个是到10月底,最坏的预测是持续到明年春节。”夏强说,按照此前的预测,在没有新业务的前提下,如果疫情持续到10月底或者明年春节后,部分部门的人员指标就要减掉一些。“我们的新业务是跟着疫情走的,只要疫情继续,新业务就能继续做,即使将来按照最坏的预测发展,我心里也不慌。”

  2001年,夏强初到东莞,从钨钢加工生意做起,2002年开起了夫妻店。两年后现在的企业成立,他每年都会淘汰掉20%的传统业务,开辟新业务。

  目前虽然主业在下滑,但夏强并不想将所有宝都押在新业务上,他认为这样太激进。“我上新业务有个原则,哪怕这个项目全盘皆输也不会要了我的命。”“全球经济都在下滑,只有走得慢,保守一点才能走得稳一点,不会滑倒。”夏强对记者说。“传统的业务肯定会淘汰掉,但要慢慢一步步来,砍的太猛容易伤元气。”疫情发生以来,夏强重新调整了公司业务分配,将传统业务与医疗业务的比例由原来的9:1调成7:3。新招了10名新技工,储备用于今后的发展。

  对于新上的项目,夏强有新的打算。“我们前面一直只做结构陶瓷,没有涉及过压电陶瓷这块,说不定这个业务后面会陪我走蛮长时间。”

  经济观察报 记者 于惠如机会,也许就在眼前拐角的地方。

  2月下旬,记者跟夏强联系时,他正在逐个给供应商打电话,评估供应链不畅可能给企业带来的影响,那时国外疫情还没有大规模爆发,他很乐观:“情况还好。”两个月后的4月下旬,当再次与他谈起企业、订单的情况时,他语气轻松,依旧乐观:“我们找到了保饭碗的新业务。”

  夏强是东莞一家以生产陶瓷柱塞、陶瓷泵阀、陶瓷拉伸模具等陶瓷精密部件为主的制造业企业老板。这家企业有一百多名员工,年产值四千万左右。根据工信部、国家统计局、发改委等部门印发的中小企业划型标准规定,属于典型的中小微型企业。

  这家企业生产的产品中医疗器械类精密部件占一成,其余全部为传统类部件,出口内销各占一半,国外订单主要来自德语区。3月中旬,德国疫情大规模爆发,为遏制疫情蔓延,3月23日,德国出台严格管控措施。受此影响,国外订单锐减一半。在国内,受汽车马达厂、模具厂等下游客户业绩的“拖累”,国内订单保守估计下降40%。

  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系列报告披露的数据,2018年末,我国共有中小微企业法人单位1807万家,为超过2.3亿人提供就业机会,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这些中小微企业中,与夏强企业性质相同的民营企业占比为84.4%。

  疫情之下,这个庞大的企业群体不可避免的成为受影响较大的群体,面临较大的生存压力和发展困难。

  2月18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费和实施企业缓缴住房公积金政策,以减轻疫情对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影响。随后,各地相继出台一系列针对中小企业的帮扶措施。

  尽管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帮扶作用,但各地的帮扶措施无法解决所有问题。

  3月,在国外订单不可控,国内业务下滑,原本的生产计划被打乱等各种问题显现时,夏强和其他一些企业老板一样,开始思考可能自救的方法。“不能老是希望政府来救你,要想办法自己救自己,特别是我们这种中小企业。”夏强说。

  夏强的企业坐落于东莞东部常平镇黄泥塘工业区,地处广深经济走廊中段。在京九铁路沿线多个县区中,常平镇名列前茅,素有“京九第一镇”之誉。

  工业区的部分建筑是早年建好的农民房,受疫情影响,附近的小商店、小饭店开门的极少,与往常相比,这条典型的充满市井与工业氛围的东莞工业区道路少了些许烟火气。街道因正在实施的雨污分流工程而显得杂乱而拥挤。

  厂区里面,办公楼、厂房、宿舍、食堂俱全。周六,车间仍在成产,拉材料的货车进进出出。“这里面装的就是生产压电陶瓷片的原材料。”夏强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压电陶瓷就是他们找到的新业务。这种陶瓷片是生产压电陶瓷超声波换能器的材料,而压电陶瓷超声波换能器则是目前市面上非常紧缺的口罩机部件——超声波焊接机的核心部件。“3月初,我每天都在思考下一步怎么办,思考了一周,没有找到答案。后来在一个周六的上午,到我弟弟办公室喝咖啡,他提到很多口罩机厂的人找他,问他做不做压电陶瓷。听完这句话,我立马就有灵感了。”

  夏强口中“咖啡的灵感”便是分出部分产线,生产以前未涉及的压电陶瓷。

  2月份开始,口罩机上找不到替代品的零部件成为市场上的抢手货。一位长期从事压电陶瓷行业的业内人士向记者描述了市场的火爆:“五一后,我这每天5000片的压电陶瓷片产能全被大客户包了。凡是现货,好坏都没讨价还价试用一说,用现金拿走。我在这行业干了20年研究,没见过这么火,没想到压电这些原来特苦逼的行业迎来了春天。”“我们一直做的是结构陶瓷,有机器、有人才,只需要转个身就能保饭碗的事情,为什么不做。”决定生产新品前,夏强给从事相关行业的朋友打了电话咨询,了解到压电陶瓷行业是一个很窄的行业,想扩产很难,产业链从前端到后端涉及到机器、设备、人员、环保等多方面的东西,只要疫情能维持3个月以上,就能做。

  很快,夏强通过公司顾问找到了可以合作的对象。一周内,他与苏州一家公司签了合约,由苏州公司提供生产压电陶瓷片的成熟方案、原材料,自己负责生产。“现在也不用去思考4、5、6三个月要怎么办了,口罩机上的这个东西只要生产出来不用去开拓就有市场,供不应求,保饭碗没问题的。”夏强说。

  除了压电陶瓷,夏强还了解到N95口罩机上的另一个关键部件——刀齿一体滚轴也是非常稀缺的。在东莞机械协会的牵线下,他与本地一家企业成为合作伙伴,由对方提供图纸方案,自己来生产。

  目前,公司生产的压电陶瓷已经出货,每天产量1000片左右。刀齿一体滚轴还在技术磨合时期,产能每天4个。这是夏强企业一半的产能。

  公司还未复工时,夏强就准备好了现金。“我那时候算现金流,我们至少能撑到明年春节。”3月初,夏强召集公司管理层人员开了应急会议,预测了疫情结束的三种可能时间,并根据预测做了三套预案。“第一个预测是6月份结束,第二个是到10月底,最坏的预测是持续到明年春节。”夏强说,按照此前的预测,在没有新业务的前提下,如果疫情持续到10月底或者明年春节后,部分部门的人员指标就要减掉一些。“我们的新业务是跟着疫情走的,只要疫情继续,新业务就能继续做,即使将来按照最坏的预测发展,我心里也不慌。”

  2001年,夏强初到东莞,从钨钢加工生意做起,2002年开起了夫妻店。两年后现在的企业成立,他每年都会淘汰掉20%的传统业务,开辟新业务。

  目前虽然主业在下滑,但夏强并不想将所有宝都押在新业务上,他认为这样太激进。“我上新业务有个原则,哪怕这个项目全盘皆输也不会要了我的命。”“全球经济都在下滑,只有走得慢,保守一点才能走得稳一点,不会滑倒。”夏强对记者说。“传统的业务肯定会淘汰掉,但要慢慢一步步来,砍的太猛容易伤元气。”疫情发生以来,夏强重新调整了公司业务分配,将传统业务与医疗业务的比例由原来的9:1调成7:3。新招了10名新技工,储备用于今后的发展。

  对于新上的项目,夏强有新的打算。“我们前面一直只做结构陶瓷,没有涉及过压电陶瓷这块,说不定这个业务后面会陪我走蛮长时间。”

齐赢会
上一篇:京瓷将开展木质生物质发电自我委托传输的实证     下一篇:洗衣机巴掌大 手机能